<p id="j9hjh"></p>

    <p id="j9hjh"><del id="j9hjh"><dfn id="j9hjh"></dfn></del></p>
      <ruby id="j9hjh"><mark id="j9hjh"><progress id="j9hjh"></progress></mark></ruby>
      <pre id="j9hjh"></pre>

      當前位置:首頁 > 水產喂養 >對話王曉峰:輕視制造業,輕視供應鏈,你會輸的很慘!

      對話王曉峰:輕視制造業,輕視供應鏈,你會輸的很慘!

      2022-04-06 09:23:20 互聯網er的早讀課
      數十萬互聯網從業者的共同關注!
      ?數十萬互聯網從業者的共同關注!


      作者:吳畏。作者授權早讀課發表,轉載請聯系作者。

      微信:吳老斯基的創投圈。

      編輯:Verna。


      歡迎投稿到早讀課,投稿郵箱:mm@zaodula.com



      王曉峰

      70后,獅子座。畢業后即加入寶潔,一干就是9年。2006年,加入谷歌上海,成為其第一名員工。2009年,加入科蒂集團,參與了對丁家宜的收購案。2011年,加入騰訊,負責搜搜的變現。2013年,受Travis邀請加入Uber,任上??偨浝?。2015年,加入摩拜單車,任聯合創始人兼CEO。


      ■?生意的本質都是一樣的,賣洗發水和賣廣告其實沒你想象的那么大的區別。

      ■?如果輕視制造業,輕視供應鏈,缺乏對制造的敬畏之心,最后你會非常慘,這是我們用錢和時間買回來的教訓。

      ■?共享單車行業在一到兩年內會有企業自然消亡,有一些則會在資本的主導下形成合并。

      ■?一個社會的文明程度,其實就是每個人的文明程度,很大程度上取決于你對另外一個人的尊重,或是否替他人考慮。

      ■?車開少人騎多,衣食足知榮辱。

      |?對話嘉賓:王曉峰(摩拜單車CEO)


      斯基導讀


      摩拜單車的源起是為了幫助每一位城市人以可支付得起的價格更便捷的完成短途出行,為了將愿望變成現實,選擇了自行車這個最普及的交通工具,并采用創新的理念,結合了互聯網技術,重新設計了車身和智能鎖,來讓使用自行車完成出行變得更容易。

      ?

      如今在北京、上海、廣州、成都、甚至新加坡的城市的街頭,橘紅色的車轱轆已經隨處可見,并迅速成為行業的“網紅”和資本市場關注的焦點,創造這個“神話”的正是摩拜單車CEO王曉峰。


      和Davis認識多年,他在Uber中國的時候,我曾組織一群CEO去參訪,和當時相比,能感覺到他現在更忙。昨晚甚至因為忙到太晚,直接睡在辦公室,我開玩笑的說是不是精力不濟,他感嘆精力還好,就是時間不夠用。


      王曉峰的職業履歷堪稱輝煌,曾經服務過的企業都是求職者夢寐以求的地方,寶潔、Google、科蒂集團(全球最大的香水商)、騰訊、Uber,看似每次轉型都很大,從傳統消費品到網絡公司,再到共享經濟,但他表示,生意的本質都是一樣的,賣洗發水和賣廣告其實沒你想象的那么大的區別。



      摩拜上海辦公室,低調而隱匿


      談到為什么會參與創業摩拜單車,他用了四個“非?!?,非常有趣、非常有社會意義、非常具有挑戰性、非常有望走出中國的創業項目。摩拜能充分發揮中國制造業的優勢,再結合移動互聯網,也許能創造出世界級的公司。


      對于資本的一窩蜂進入,行業一下子涌入幾十家玩家,也頗感無奈,他表示,很多玩家對制造缺乏敬畏之心,輕視制造業,輕視供應鏈,最后會輸的非常慘。他也認為,在一兩年內將會有企業自然消亡,有一些在資本的主導下將會形成合并。


      他認為,一個社會的文明程度,其實就是每個人的文明程度。每個人的文明程度,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對另外一個人的尊重或者是否替別人考慮。文明程度越來越高,一定要建立在大家經濟上越來越富足的前提下。摩拜一定程度上可以緩解交通擁堵,改善空氣質量,本身就是“利他”事業,很多亂象會被社會的文明程度所自然解決。


      人們喜歡設計感、精致和優質的東西,而不是粗制濫造。如果真做一輛很平庸的車,這挺無聊的。摩拜最早就決定,要做一輛有工業設計,質量過硬,無論是APP、車、鎖和服務流程都要讓用戶覺得爽。


      對話呈現

      輝煌的職業經歷


      畢業后我和大多數求職者一樣,第一份工作選擇外企去了寶潔,一呆就是9年。之后成為谷歌上海第一位員工,工作了三年后,受前寶潔同事的邀請去了科蒂集團,這家公司你可能比較陌生,但你應該用過他們的產品,是全世界最大的香水集團,背后的家族產業包括Adidas、滴露、等。


      離開科蒂集團之后去了騰訊,當時騰訊正經歷了封閉和開放之爭,搜搜應該是騰訊第一個標志性的作品,由之前全是自己做,到后期開放資源加投資模式,正是由于這種開放精神,才有了后期投資京東、大眾點評等。

      在騰訊待了兩年多,之前在谷歌中國負責招聘的頭,一個西班牙人,他去了優步后,就來找我談勸我加入優步,我說你們這個公司整天跟政府對著干,沒未來的。他說Travis現在是硅谷風頭正勁的人物之一,你見見沒壞處,見完后就去了Uber。

      整個工作經歷下來,寶潔是傳統行業,谷歌是互聯網行業,后來又回到傳統行業,又到互聯網行業。我其實不太喜歡今天在寶潔還說飄柔好,明天去了聯合利華,就說力士好,有點邁不過這個檻。你不喜歡一件事,心里面也不認同。從騰訊出來去百度去阿里,這件事我也干不出來。所以我基本上會選擇有差異性的行業,跟原來的事有一些不同,“分手”后就別去傷害人家。



      妥妥的獨角獸,仍保持著創業狀態


      當年面試時,面試官說你從寶潔來谷歌,寶潔賣洗衣粉起家的,谷歌是賣廣告的,你來谷歌干什么?我說賣洗發水和賣廣告有什么區別?都是賣貨收錢,面對的用戶可能不同,有經銷商,或者是大的廣告主,你把貨給他,他覺得不錯,你把錢收回來,這不就是一個交易過程嗎?對我來說,賣洗發水和賣谷歌的廣告沒有太大的區別。

      很多人離開寶潔可能會選擇去聯合利華或其他消費品公司,但我不太喜歡在同行之間跳來跳去。我去谷歌中國的時候大概只有20幾名員工,是上海公司的第一名員工,去科蒂也是中國第四名員工,一開始在中國什么都沒有,需要從零組建團隊。騰訊也有點內部孵化創業的感覺,當時負責搜搜平臺,我們需要做的是怎么讓它在騰訊內部上千個產品中脫穎而出。Uber則崇尚去中心化,每個城市負責人獨立管理。所以從后來選擇公司來說,多少有一些創業的意味在,共性是背后有靠山,并且有一定的品牌知名度,有資金支持,有基礎的企業架構,我需要做的是把一個事情從局部從0做到1,當然到后期的公司參與的深度越來越大,責任和壓力也越來越大。

      40歲創業摩拜


      最早這件事情是李斌(易車網CEO)來找我聊的,我跟他認識很多年。他告訴我,2015年前半年,摩拜一直在找方向和重點,更多的是在研發,但是老停留在半成品或者實驗室里面,沒有Go to Market。摩拜牽扯的事情實在太多,有點像租車公司要去造車這么復雜,需要來定是ODM、OEM還是自己造車,這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事,從工業設計、結構、原材料采購、生產過程管控、倉庫管理、運輸、維修,這完全是一個獨立的產業,這是第一大塊。


      第二大塊是電子鎖或者智能鎖,這是完全獨立的,是需要一個公司來干的事。然后你還要把車跟鎖連在一起,就不能兩家公司獨立干。這個很就復雜,比如說當天生產出來一萬套鎖,但只生產出來八千臺車,那這里面就產生了資源浪費,或者說你生產出來了一萬套鎖中的所有零件,但是有一個彈簧你只有五千的備件,那這個彈簧影響的不僅是鎖還有車還有當地的供應,這是特別復雜的一件事。


      有了車和鎖這兩個復雜的體系,還要讓車和鎖跟APP和后臺說上話,這本質上是一個物聯的事,物聯完之后還要再聯上人。其實跟優步做一個APP不大一樣,優步做了APP之后做好運營就可以了。但摩拜做APP的同時還要考慮車和鎖,所以從車、鎖到后臺和APP這三個方面,要能夠銜接順暢。如果賣自行車就比較簡單,賣一百輛自行車,可能五個人退貨十個人維修,剩下的八十多個顧客,這一輩子都不找你,負責維修和退換貨也不需要太多人工。我們又不是賣車這種一錘子買賣,共享單車的用戶天天找你,天天跟你互動,今天給你一塊錢,明天不給了,后天又給你兩塊錢,所以是強運營的活,包括用戶類的運營和車輛的運營,這個事就跟美團干的事有一點類似,需要強運營的團隊。所以這個事情,車本身是很復雜的一攤,鎖也是挺復雜的一攤,APP和后臺又是很復雜的一攤,包括人的聯網、物的聯網,再加上運營,以及地域的復雜性,所以這個事情變得很復雜。李斌就說,要不你來去整這一攤吧。我聽完后,覺得這事挺有趣的。


      另外我覺得還有幾點打動我,第一,我覺得這個事情比較有社會意義,比如說上門送浴巾或者上門足療,這個事情可能只能影響一千個當地人,是個很小的生意,是錦上添花的事?;氐侥Π輪诬嚿?,它肯定會是一門生意,等你找到清楚的路徑之后,可能會是很不錯的生意。在做生意的同時,它具有普世性和社會意義,它影響的是一個城市的上百萬用戶。我原來在谷歌或者騰訊都是賣廣告的,你讓我做一個廣告公司,幫一個賭場增加30%的收入,增加20%的賭客,我也能做到,但是那個事情你不會覺得驕傲,也做不大。


      第二,我原來所在的公司,幾乎都是行業里的第一,而且幾乎都是鼻祖,像衛生巾是寶潔發明的,二合一洗發水是寶潔發明的,洗衣粉也是寶潔發明的,包括防蛀牙膏也是寶潔發明的。它做了第一個開創性的事情后,就一直是品類里的第一。谷歌肯定是搜索的鼻祖,科蒂香水創造了很多神奇的東西,UBER是打車的鼻祖。國內有太多從硅谷抄來的項目,我們能不能做一個事情,硅谷沒有的,可能將來我們有機會走出去,這是摩拜在本質上挺吸引人的地方。摩拜單車是中國原創的,挺讓人自豪的。


      從0到1的感受


      2015年10月份的時候,我跟同事商量說,別老呆在實驗室里面,鎖都做了好幾代了,實驗室跟街頭的復雜程度還是不一樣的,所以2015年11月份在北京一個園區里放了十輛車,找了一些園區的朋友做測試,用了一周之后,我們覺得想法是成立的,車、鎖、用戶習慣都有,馬上決定很快投入市場。第一批選擇上海一個居民區,放了幾百輛車,大概從2015年12月份測到2016年4月,一直以來,測試車輛沒有品牌,也沒有在App Store發布應用,在2016年4月22日之前,都沒有人知道我在摩拜,當時摩拜網站上放的還是一輛汽車,沒有任何公開的消息,我們希望把所有事情先準備好。到2016年4月22日正式對外發布,才說是我們做的,并開始在車上放上摩拜的品牌。

      摩拜快速發展的過程,有兩點感觸特別深:

      第一,得對制造有敬畏之心。其實大家過去對于制造或者供應鏈多多少少是有一些輕視的,認為制造業就是面黃肌瘦的工人,面無表情機械式的幫你組裝。其實不是的,這里面有非常多的技術環節,有機會以后我們可以披露一些我們對制造行業或者供應鏈的一些理解。凡是在互聯網行業里的人,如果輕視制造業,輕視供應鏈,最后他會非常慘,這是我們用錢和時間買回來的教訓。特別是有一些投資人認為,這個事情不就是錢的事嗎?比如說我們花幾個億買一百萬輛自行車,只要把錢拿到,明天就有一百萬輛自行車的,其實不是的,這背后有很多需要熬時間的步驟,背后有龐大的線下流程。我們經歷后知道這個事情沒那么容易,大家都想造自行車,造電子鎖,但大多停留在口頭造的水平,實際上都沒有。



      摩拜上海辦公室一瞥


      第二,能深切感受到,喜歡花時間思考的人少,大家更多的是去盲目跟風,簡單的復制抄襲,這比較可怕,或者說比較浮躁。這個事情我們感受特別深,就比如說你經過很長時間的調研,精心設計,覺得做川菜是對的,比如說開了一個紅色銀色相間的川菜館,開了后,生意不錯,車水馬龍,天天爆棚,然后模仿者不管他原來是做什么行業的,直接在川菜館旁邊開了一個藍色的、綠色的川菜館,我跟你的區別就是顏色不同,這會讓人特別不爽,讓我覺得我怎么跟這些人為伍呢?正確的做法是什么?應該是認真分析一下,研究內功、菜式設計、價格、地理位置、人群流向,人口差異等,然后明白了,這是一種休閑文化的誕生,周邊四川人多,所以在川菜館旁開家麻將館,生意依然火爆,然后跟川菜館形成互補。這樣,我還是很尊重你,因為你是帶著思考來做這個事情的。


      我們其實有一些非常好的戰略伙伴,他們給了我們非常多的幫助。比如說我們這一版的電機,比過去薄了50%,無數人過來找我的合作伙伴。他說我不會因為別人的訂單來撕毀我們的合作協議,我們的訂單量足夠大,原來沒有人給我這么大的訂單,我這個行當都快廢了,但是我跟著摩拜一起發展,從第一代到第二代,以前比較厚的,現在是比較薄的,這是特別高興的。譬如摩拜的騎行體驗還是比較重的,我原來是做自行車或者原來在學校里學機械工藝的,我騎你的車三個月了,我跟你一起來弄這個技術專利,或者我給你提供零部件的供應,我幫你把這個體驗搞定,那我就很尊重你,因為你花了時間想這個事。


      但是如果你粗制濫造,出來之后說我是向摩拜致敬,我就比較看不起你。這個事原來我沒感受,但是最近大家不經思考去復制的感觸特別深。有些不是比我們做得好,直接做一個比我們差的,比如我們在某一個城市開發布會,然后他們直接在同一天開,弄一個橙藍之爭。消費者不需要那么多選擇,沒有必要。一兩年內有一些單車企業自然消亡,另外一些單車企業會在資本的主導下形成合并。

      如何解決快速發展中的問題


      摩拜的社會屬性,第一是會幫忙去緩解交通擁堵,第二是幫忙改善空氣質量,車開少人騎多。如果一個人騎,十個人騎,一千個人騎沒有什么大用,不至于有太大的改變,如果一個城市有上百萬人騎單車,就有可能對交通擁堵空氣污染產生比較明顯的改變。我自己的考慮是說,一個社會的文明程度,其實就是每個人的文明程度,每個人的文明程度,很大程度上取決于你對于另外一個人的尊重或者替別人考慮。


      你在外國把自助餐的蝦吃完,這就不文明,因為你只考慮自己,我餓了我就吃,或者一共就十個蝦你吃了八個,剩下二個,明顯只考慮自己不考慮別人,那就是不文明。你把車硬生生的停在小區的人行道上,我方便但是別人走不了路,這就是自私或者文明程度不高。這是社會或者道德層面的問題,衣食足知榮辱,文明程度越來越高,一定要建立在大家經濟上越來越富足的前提下,我相信幾十年以后,我們中國人整體文明道德水平,也會向先進的城市靠攏。


      舉個例子:我們在有一些發達國家的發達城市里,開著門,后面五米處有一個人,我們自然而然的過來把這個門Hold一下,我們就把開門這個動作傳遞給下一個人了,下一個人如果后面沒有人,就可以把它關上了,如果他外面一看,八米外有一個人,他就會等一下。讓自己稍微有一點點不方便,但是換來下一個人的比較方便。我在有一些國內城市測試的時候,我一開這個門,后面離我五米處的人,大搖大擺的就過去了,看都不看我一眼,我好像門童一樣,那我就覺得不是特別舒服,那我犧牲太多了,本來給你拉一個門,我只犧牲兩秒鐘的時間,但是我把五個人的門拉完了后,我犧牲了10秒鐘的時間,我就不平衡,我就不干了。


      或者說你在一家快餐店,吃完了洋快餐后,你很自然的把這個盤子端起來放到垃圾箱上,垃圾扔掉,盤子放回去。當我們去吃沙縣小吃時,吃完后,抬腿就走,抹抹嘴就把紙扔桌子上。這其實也很有趣,同一個人在北京和在紐約的行為就不一樣,為什么?就拿麥當勞的例子,第一,是設施提供者給你提供了便利,去任何一個麥當勞的餐廳,可能會有四五六七個垃圾箱,就在你周圍幾米的地方,它會給你一個托盤,會給你一張紙,所以使得你去扔的時候不會像我這樣等十秒鐘給五個人拉門,可能多花兩秒鐘就可以了,所以不會產生額外更多的不便。第二,你發現如果在紐約麥當勞,你吃完飯抹完嘴就走,可能有五個人的眼睛盯著你,他不會罵你,也不會指責你,他會看你,你要明白了后,你會覺得特別慚愧,我怎么素質這么低,我怎么這么不文明,我怎么只想著自己,我怎么沒有去管下一個人。



      整齊劃一集中擺放的摩拜單車


      所以,第一點得有設施提供者提供便利的設施,讓你沒那么不便,當你稍微不便一點點,就可以方便別人。第二點就是壓力感,你在沙縣里,大家都是抹完嘴就走的,也不會特別有壓力,但是在麥當勞里,如果你抹完嘴就走,會有五道目光射向你。第三個就是得有挑頭的人干這個事情,影響其他人。比如說現在我在沙縣里,如果沒有挑頭的人站起來,一次又一次的在不同的沙縣小吃里面干這個事,顧客自己打掃桌子的事情是不會發生的。所以,只有沙縣老板改造了他的餐廳,讓人們打掃桌子這件事情, 變得非常的容易,或者說只麻煩一點點,才有可能。這是一個小的折射,看回摩拜也一樣,我需要設定一些方法和規則,包括信用分、獎懲機制、行為鼓勵、宣傳渠道等。把單車停在小區門口的地方,然后走80米到家,花一點點不便,但是極大的方便了下一個人,這要通過我們設定的規則,找到榜樣給他壓力,一起來實現的,然后大家從這里面會學到很多東西。我別太自私,我自己稍微不便一點點,去幫助下一個人,然后你發現其實人和人之間的關系會更加好。包括我們鼓勵大家從四輪鐵盒子里走出來,兩個人在等紅燈騎自行車,你們倆的距離不是五米,而是半米或者20厘米,你會打一個招呼,因為這么近,一點頭或者一聊,沒有玻璃沒有鐵皮,很容易聊上,很容易拉近距離,所以自行車是特別好的一個社交工具。我們不是說去刷一個口號,融洽人與人的關系,但是這種事情多了后,你發現它是某種意義上,能夠用比較自然的方式去拉近人和人之間的關系的,能夠讓人替他人去著想。很多時候騎車的人,見面后會心一笑,旋轉一下車鈴,打一個招呼,不管認識或者不認識,我覺得這是特別好的一種可以被蔓延的現象,這其實挺有趣的。


      如果真做一個其他顏色,一個很平庸的車,這事挺無聊的。從一開始,無論是APP的設計,車的設計、鎖的設計和整個用戶服務流程的時候,有兩個東西還是挺堅持的,一個就是得有設計感,二個不要做質量差的東西。因為我們自己在生活中受夠了質量差的東西的苦,所以我們的單車,十足的質量,基本不用擔心壞,質量是我們特別在乎的。包括一些文字作品、圖片作品,不要做粗制濫造的東西,因為生活中太多粗制濫造的東西了。


      因為生活中太多平庸的東西了,生活中好的東西我們就是喜歡,比如說星巴克的杯子,看起來就是賞心悅目。同樣30塊錢,我自然喜歡賞心悅目的東西,而不喜歡一個粗制濫造的東西。我們希望隱隱透出設計感和優質感,而不是低質量、粗制濫造和沒什么設計的平庸的東西,因為大家喜歡質量高的產品,喜歡有設計感的產品。為什么優衣庫流行,它的確有品質,也很合身,顏色配合很好,再加上非常強的性價比。對我們來說,這背后隱含著優質和設計感還是挺重要的,包括選辦公室,就是質量好一點,有一點點藝術的感覺,不會選一個平庸的寫字樓里的房子。


      如何出海和選擇新市場


      新加坡已經開始計劃了,我們認為想停就停,想騎就騎的兩三公里需求,無論在北京、上海、巴黎和倫敦都是一樣有。國內判斷標準已經比較成熟,我們建了一個完善的模型,想進哪些城市,只要把所有變量考慮后,就很容易決定??紤]的變量有很多,比如人口、交通方式、當地自行車數量、公共汽車的情況、甚至包括天氣情況和政府接觸下來的感受等等。 ??



      摩拜單車,源自中國,走向全球


      中國的企業往外走,第一是得有這個雄心,第二是其實真不容易。我們第一個外籍員工,2016年5月份就招了,他能說流利的中文和寫中文郵件,我們不覺得他是一個外國人,但當你開始有俄羅斯的程序員,新加坡的運營人員,他們是完全不懂中文的,沒法看中文,沒法聽中文,沒法寫中文,對我們來說是挑戰,因為所有的后臺系統,所有的公司溝通語言都是中文,突然之間發現開始要多語言了,開始要逼著他切換成英文的工作語言。以這個為代表的很多事情,其實都沒那么容易。不像是從上海到北京,可能70%是相通的,30%是因為城市之間的差異,但是從北京到新加坡,可能只有30%是相通的,70%是不一樣的。國際化沒那么容易,但總得做一些嘗試。


      對行業和創業者說的話


      對于共享單車行業,非常歡迎大家一起參與進來,但希望不是簡單粗暴的復制另外一個,而是應該考慮整個生態,看還有哪些環節沒做好,有改進空間或新的機會。我認為哪怕是極微小的創新,都可以一起做大市場,這種生態協作的創新在硅谷的企業里比比皆是。舉個例子,比如說我們右把手的車鈴,很多用戶不知道可以旋轉的,但是有人洞察到這個問題,提出下一版本的改進方案,并愿意一起參與,我覺得這就非常好。盲目的跟風,弄得頭破血流,倒不如一起來合作??此坪唵蔚膯诬?,我們已經在智能鎖、物聯網、GPS數據、地圖等很多層面與很多優秀的伙伴展開合作,接下來也會對外發布我們最新的一些合作成果。



      新一代摩拜單車,更輕更省力

      對創業者來說,首先你需要了解你所做的事情的復雜程度和所需要的技能水平,我們做的事情實在太復雜了,甚至比Uber還要復雜得多,Uber只要有錢招司機來就可以了,但我們司機招不來,。越復雜的事,鏈條越長的事,你就更加需要掌握更多的技能和資源,有些事情從1到2相對容易,但是一下從1做到10,挑戰就太大,不太容易成功。所以越難的事情,準備得越充分,成功的機率越大。


      【end】




      渔业资源保护与利用